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党建工作 > 向榜样学习 > 正文

刘黎:离民心最近的法官

时间:2017-09-08   浏览次数:

 

刘黎,女,1977年出生,200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现任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奥运村人民法庭庭长、审判员。获全国先进工作者、全国模范法官、最美基层法官等荣誉称号。

  

出身普通家庭的刘黎常说,老百姓是重情重义的,只要你付出真心、诚心、恒心、耐心,就没有辨不清的是非,没有解不开的恩怨。

 

用真情解开百姓心结

 

管好群众身边事,解开百姓心中结,是刘黎对基层民事法官的工作定位。2011年,一对山西老夫妻多次抬着儿子的尸体横在儿子的单位门前,还从老家叫来几十个老乡,闹得人家没法正常工作。后来该单位出了一笔数目不小的安抚费,但两位老人还是将其告上法庭。原来,老两口儿的儿子刚刚工作不久,一天下班后跟同事在单位宿舍喝酒,酒后驾车撞上来电线杆,当场死亡。老两口儿听到消息后赶紧从老家赶来,状告该单位对员工酒后出行不加阻拦,要求赔偿近百万元。他们都是农民,没钱请律师,诉状写得也不规范,对诉讼程序更是完全不了解。第一次庭审,他们只顾抱着孩子的遗像,坐在法庭嚎啕大哭,说:“不赢官司就一头撞死在法庭上”。

从法律上讲,被告并没有责任,但刘黎知道,对于这个案子,不仅要依法裁判,而且要打开老两口儿的心结。只有如此,案子才算真正办结。第二天中午,她专门约谈了两位老人。一见到法官,老两口儿又泪流不止。老父亲拿出儿子做北京奥运会志愿者的胸卡,声音哽咽地说着儿子有多么优秀。看到胸卡上年轻、秀气的脸,同样身为人母的刘黎瞬间体会了老两口儿的切肤之痛。整个下午,她耐心地倾听,等到老两口儿擦好眼泪走出法庭的时候,天都已经黑了。之后,刘黎的电话成了老两口儿的热线,常常是咨询这咨询那,心里不痛快了也打过来,刘黎总是耐心地解释和开导。

不仅如此,刘黎还主动和司法局联系,帮老两口儿聘请了一位法律援助律师,调取了事故处理的案卷,详细查明事故状况。

等做完所有该做的之后,刘黎依法驳回了老两口儿的诉讼请求。此时他们的心结早已打开,因此平静地接受了判决。他们说:“这样的结果俺们早就想到了,以前都是因为心里憋屈没地方说,现在想说的都说了,该回家好好过日子了。”离开前,老两口儿向刘黎深深地鞠了一躬,说:“在北京,俺们遇到了好法官。”

 

把“伤心路”变成“平安路”

 

200814日,16岁的高中生小兰放学回家,在朝阳区来广营北路被一辆急速行驶的大货车撞倒,双腿截肢。因无法接受这个现实,小兰的父母多次到交通队扯标语、贴大字报,最终因赔偿数额不能达成一致,将肇事方诉至法院。

这场交通事故案件由刘黎负责。她感到,不仅要清理事故责任,更要减轻小兰一家的经济负担。为了让小兰尽快拿到后续治疗费,她迅速出具判决,并积极督促保险公司和肇事方履行赔偿义务。

案件审结了,刘黎心里还是放不下。就在这个案件审理过程中,又一起恶性案件摆在了她的案头:一名壮年男子被撞飞手臂,事故也是发生在同一路段。刘黎坐不住了:那到底是一条什么样的路?她必须去看一看。

随后,刘黎先后5次跑到这一路段,边观察,边记录。她发现,这条路由于尚未全部建成,因此缺少交通标志、标线控制,在人车混行的情况下,极易导致事故的发生。她迅速向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提出了道路整治的建议。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对此非常重视,很快在来广营北路安装了100多个交通标志,设置人行横道十几处,画出交通标志2万多米。这条“伤心路”从此变成了“平安路”。

新世纪以来,北京机动车快速增长,交通事故案件逐年上升。刘黎敏感地发现,标的额在5000元以下的小额交通事故案件增长较为明显。这类纠纷涉及的赔偿额小、双方争议也不大,为什么不能协商解决,还要耗时费力地来打官司呢?为找到根源,她专门制作了调查问卷,向这类案件的当事人发放。她发现,大多数当事人在诉讼前曾去保险公司申请理赔,但理赔手续繁琐,多次往返也达不到目的,无奈之下才走上了诉讼这条路。刘黎想,如果能简化保险理赔程序,不就能给当事人省去很多麻烦吗?

于是,刘黎向中国保监会提出了相应的司法建议。2012130日,中国保监会在答复中表示要完善车险理赔制度,并一个月后出台了《关于综合治理车险理赔难得工作方案》,惠及了所有有车族。

刘黎说,群众对法律的信仰实际上就是一棵树,需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付出,才可以收获参天大树。她愿意花心血和时间去培植,等待它枝繁叶茂。


 

校园风采

隐私版权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北京朝阳区惠新东街十号

Copyright© 2013-2016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信息处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  京公备案号3562328372839283号